Christian NewsToday

伊拉克基督徒的好消息:更多的自主權,更少的宗教壓迫

在埃爾比勒(Erbil)的基督徒終於可以管理自己的時候,迦勒底天主教(Chaldean Catholic)大主教巴沙爾·瓦爾達(ashar Warda)向CT解釋了ISIS如何將基督徒從多個世紀以來二等公民的地位中解放出來。

周,位於伊拉克庫爾德斯坦的首府埃爾比勒(Erbil)的基督教飛地安卡瓦(Ankawa)被該自治區總理指定為具有行政自治權的官方地區。從下周開始,基督徒將直接選舉自己的市長,並負責區域安全等事務。

總理馬斯魯爾·巴爾扎尼(Masrour Barzani)安卡瓦是一個“宗教和社會共存的家園,也是一處和平的地方”。

埃爾比勒的迦勒底天主教大主教巴沙爾·瓦爾達(Bashar Warda)稱這是一個“重要的戰略決策”。

“我們對庫爾德斯坦的未來充滿信心,我們不僅鼓勵基督徒留下來,”他告訴庫爾德斯坦24頻道,“而且還鼓勵他們在這個地區投資。”

瓦爾達於1993年被按立為神父,2010年被祝聖就認目前的職位。自2003年美國入侵以來,伊拉克的基督徒不斷流失。瓦爾達在庫爾德自治區的主教區很快就成為一個天意的權宜之地。

從2014年開始,ISIS將基督徒趕出摩蘇爾(Mosul)和他們在尼尼微(Nineveh)平原的傳統家園,成千上萬的人在埃爾比勒和安全的東北部其他城市避難。迦勒底天主教會在2003年有150萬名基督徒,到現在估計只有不到27.5萬名基督徒了。

瓦爾達長期以來一直在耕耘,以期扭轉局勢。

2015年,他建立了埃爾比勒天主教大學,並協調政府和慈善機構的救濟援助。2017年ISIS被擊敗后,局勢趨於穩定。

但自由並不僅僅來自於政治。兩年前,基督教徒支持針對政治領導層的廣泛民眾抗議行動。

雖然該抗議行動受到暴力鎮壓,但卻有一個令人鼓舞的成就,即根據一部旨在促進更好的地方、小黨派代表權的新法律所提前進行的選舉。

投票於10月10日開始,宗教配額使基督教徒在議會的329個席位中有5個席位。

然而,瓦爾達的基於巴格達的總主教呼籲基督徒抵制選舉,因為擔心有欺詐行為。

瓦爾達期望的是基督教的復興。在教宗方濟各3月到訪的鼓舞下,他認為ISIS打破了支撐所謂伊斯蘭教優越感的最基本的宗教和文化基柱。基督徒不再被看作是二等公民。

在7月於華盛頓召開的IRF峰會間隙的一次採訪中,瓦爾達向CT談及他對宣教士的歡迎、天主教向穆斯林作見證的方式,以及基督教在伊拉克影響力的恢復是否會導致未來的教會增長。

自從ISIS在伊拉克被打敗后,教會面臨的最艱難挑戰是什麼?

關於流離失所者,腦海中立即浮現的畫面是散落的帳篷。但艱巨的部分不在於為他們提供食物、衛生設施或醫療用品。這並不容易,但這很明顯的。

困難的是幫他們得回尊嚴。他們明白,ISIS是一個犯罪團伙。他們可以承受無辜者的傷痛,因為他們知道自己與這場爭端毫無關係。

但他們的疑惑是“為什麼”,但也是“現在怎麼辦”。

男人是家庭的頂樑柱。當他們坐着什麼都不做,他們會告訴我:“主教,我們不想要錢,我們想要一份工作。我們要為我們的食物付出努力。”

假設有足夠的援助來重建家園、教堂和學校,甚至提供就業機會,你已經說過,這還不夠。

這些都沒有確立公民權和多元化的基礎。

這是真的。但是,如果沒有住所、教堂、學校和工作,人們就會離開這個國家。然後就沒有公民了。

有了重建的社區,你可以到政府去論憲法,捍衛人民在法律下的全部權利。兩件事的聯繫就在這裡。首先要有社區;然後再談落實理想的問題。

在ISIS之前,當社區穩定時,你是否能夠尋求自己的權利?

1400年來,有一種社會契約:伊斯蘭教是國家的宗教,而你們是聖書的人民(Individuals of the E book)。但要知道,伊斯蘭教是真主的尊貴宗教,這意味着你是第二位。

《古蘭經》中說,信仰伊斯蘭教的人和不信仰伊斯蘭教的人之間沒有平等。是的,它說他們應徵求你的意見。但我們是要“被保護”的人。這意味着我們總是在他們之下,不得不付出社會和經濟代價。現在已經沒有吉茲亞(jizia,伊斯蘭統治下受保護群體所繳納的人頭稅),但社會代價依然存在,並使你成為二等公民。

這在現今社會意味着什麼?

天主教徒的婚姻有時會出現問題。一些配偶不願意麵對這些問題,而是採取簡單的解決方法,比如皈依伊斯蘭教,並立即離婚。他們不相信伊斯蘭教,但憲法賦予他們帶走孩子的權利。 …

Continue reading

Related Articles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Back to top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