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ristian NewsToday

伊拉克基督徒的好消息:更多的自主权,更少的宗教压迫

在埃尔比勒(Erbil)的基督徒终于可以管理自己的时候,迦勒底天主教(Chaldean Catholic)大主教巴沙尔·瓦尔达(ashar Warda)向CT解释了ISIS如何将基督徒从多个世纪以来二等公民的地位中解放出来。

周,位于伊拉克库尔德斯坦的首府埃尔比勒(Erbil)的基督教飞地安卡瓦(Ankawa)被该自治区总理指定为具有行政自治权的官方地区。从下周开始,基督徒将直接选举自己的市长,并负责区域安全等事务。

总理马斯鲁尔·巴尔扎尼(Masrour Barzani)安卡瓦是一个“宗教和社会共存的家园,也是一处和平的地方”。

埃尔比勒的迦勒底天主教大主教巴沙尔·瓦尔达(Bashar Warda)称这是一个“重要的战略决策”。

“我们对库尔德斯坦的未来充满信心,我们不仅鼓励基督徒留下来,”他告诉库尔德斯坦24频道,“而且还鼓励他们在这个地区投资。”

瓦尔达于1993年被按立为神父,2010年被祝圣就认目前的职位。自2003年美国入侵以来,伊拉克的基督徒不断流失。瓦尔达在库尔德自治区的主教区很快就成为一个天意的权宜之地。

从2014年开始,ISIS将基督徒赶出摩苏尔(Mosul)和他们在尼尼微(Nineveh)平原的传统家园,成千上万的人在埃尔比勒和安全的东北部其他城市避难。迦勒底天主教会在2003年有150万名基督徒,到现在估计只有不到27.5万名基督徒了。

瓦尔达长期以来一直在耕耘,以期扭转局势。

2015年,他建立了埃尔比勒天主教大学,并协调政府和慈善机构的救济援助。2017年ISIS被击败后,局势趋于稳定。

但自由并不仅仅来自于政治。两年前,基督教徒支持针对政治领导层的广泛民众抗议行动。

虽然该抗议行动受到暴力镇压,但却有一个令人鼓舞的成就,即根据一部旨在促进更好的地方、小党派代表权的新法律所提前进行的选举。

投票于10月10日开始,宗教配额使基督教徒在议会的329个席位中有5个席位。

然而,瓦尔达的基于巴格达的总主教呼吁基督徒抵制选举,因为担心有欺诈行为。

瓦尔达期望的是基督教的复兴。在教宗方济各3月到访的鼓舞下,他认为ISIS打破了支撑所谓伊斯兰教优越感的最基本的宗教和文化基柱。基督徒不再被看作是二等公民。

在7月于华盛顿召开的IRF峰会间隙的一次采访中,瓦尔达向CT谈及他对宣教士的欢迎、天主教向穆斯林作见证的方式,以及基督教在伊拉克影响力的恢复是否会导致未来的教会增长。

自从ISIS在伊拉克被打败后,教会面临的最艰难挑战是什么?

关于流离失所者,脑海中立即浮现的画面是散落的帐篷。但艰巨的部分不在于为他们提供食物、卫生设施或医疗用品。这并不容易,但这很明显的。

困难的是帮他们得回尊严。他们明白,ISIS是一个犯罪团伙。他们可以承受无辜者的伤痛,因为他们知道自己与这场争端毫无关系。

但他们的疑惑是“为什么”,但也是“现在怎么办”。

男人是家庭的顶梁柱。当他们坐着什么都不做,他们会告诉我:“主教,我们不想要钱,我们想要一份工作。我们要为我们的食物付出努力。”

假设有足够的援助来重建家园、教堂和学校,甚至提供就业机会,你已经说过,这还不够。

这些都没有确立公民权和多元化的基础。

这是真的。但是,如果没有住所、教堂、学校和工作,人们就会离开这个国家。然后就没有公民了。

有了重建的社区,你可以到政府去论宪法,捍卫人民在法律下的全部权利。两件事的联系就在这里。首先要有社区;然后再谈落实理想的问题。

在ISIS之前,当社区稳定时,你是否能够寻求自己的权利?

1400年来,有一种社会契约:伊斯兰教是国家的宗教,而你们是圣书的人民(Folks of the Guide)。但要知道,伊斯兰教是真主的尊贵宗教,这意味着你是第二位。

《古兰经》中说,信仰伊斯兰教的人和不信仰伊斯兰教的人之间没有平等。是的,它说他们应征求你的意见。但我们是要“被保护”的人。这意味着我们总是在他们之下,不得不付出社会和经济代价。现在已经没有吉兹亚(jizia,伊斯兰统治下受保护群体所缴纳的人头税),但社会代价依然存在,并使你成为二等公民。

这在现今社会意味着什么?

天主教徒的婚姻有时会出现问题。一些配偶不愿意面对这些问题,而是采取简单的解决方法,比如皈依伊斯兰教,并立即离婚。他们不相信伊斯兰教,但宪法赋予他们带走孩子的权利。 …

Continue reading

Related Articles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Back to top button